韓國、歐洲、美國垃圾堆成山,還怪中國不進口

漂洋過海的“洋垃圾”

原來,中國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垃圾進口國家之壹,單單2016年壹年,我們就接受了全球56%的垃圾,其中,光是廢棄塑料就達730萬噸,總值達37億美元。

以美國、日本為首的發達國家,每年都喜歡以“國際貿易”的形式,往中國出口大量洋垃圾。這些垃圾在中國再生之後,又會變成商品流回美國。

洋垃圾的種類多樣,主要包含:破舊服裝、醫療廢棄物、電子垃圾,以及各種未經許可擅自進口的固體廢物等。

雖然我國允許進口部分有用的固體廢物,但對大多數洋垃圾的進口,卻是明文禁止的。去年7月,我國更是大手壹揮,宣布為了解決國內的汙染問題,2018年1月起,開始禁止從國外進口24種“洋垃圾”,讓許多發達國家措手不及。

原本出口中國的垃圾,不知道如何處理,只能放家裏堆著,慢慢就堆成了垃圾山。

韓國引發“垃圾騷亂”

咱們的老鄰居韓國,最近比較苦惱,自己那麽點地方,這麽多垃圾怕是放不下了。

據韓聯社報道,中國拒收“洋垃圾”後,韓國首都圈(首爾、仁川、京畿道)的絕大部分垃圾清運、分類公司以無利可圖為由,宣布從本月起,不再回收PET塑料瓶、白色聚苯乙烯餐盒。這壹決定,讓那些跟他們簽訂垃圾回收協議的小區遭了殃。

自從塑料垃圾沒有公司接手後,小區的回收站裏,就被各式各樣的塑料廢品霸占,逐漸堆成塑料山。面對不知何時才能被清理的垃圾山,有的小區選擇禁止居民投放塑料廢品,結果又引發物業和居民之間的矛盾。

有韓國民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“在這樣下去,小區就變成垃圾場了!”

終於,持續的“垃圾騷亂”,讓韓國政府坐不住了。據韓聯社報道,2日下午,韓國環境部表示,與垃圾清運行業協商決定,首爾市、仁川市、京畿道的所有48家公司今起照常回收廢棄的飲料瓶、發泡餐盒等塑料垃圾。

但這只能暫時緩解問題,畢竟多出來的垃圾還是沒地方處理。

歐美也傻眼了

同樣,在知道中國不進口洋垃圾後,歐美壹下子也傻眼了。

首先感受到不對勁的是英國,英國回收協會CEO西蒙·埃林表示,“中國的垃圾禁令對美國和我們來說都來得太突然了。”

“過去都是中國幫我們弄,我們自己不會呀!”

“(中國的禁令)對我們而言是巨大的打擊……我們行業的遊戲規則被改變了……”

目前,歐洲正在焦急地討論大約3,000,000噸本該運往中國的塑料垃圾,現在要往哪裏放?

在比利時一家回收站中,滯留著大量原計劃該在中國的塑料垃圾。

歐洲媒體表示:(這些垃圾)一定不可避免要有個去處。啥去處???

其實,從2012年起,英國向中國出口了2,700,000噸的廢塑料,占英國總塑料出口的2/3。而中國的禁令,意味著英國可能需要立刻增加每年35萬噸的垃圾處理能力,才能彌補缺口。

NPR美国国家公共广播也报道称,由于中国禁止“洋垃圾”,美国垃圾回收一片混乱。

美國俄勒岡州曾是全美環保領域的領頭羊,之前這個州90%的垃圾都會運往中國。而禁令生效以來,當地有600多噸垃圾被堆在停車場上無處可去,當地更是被迫將800噸廢品填埋掉。

下面這張圖,就很形象的描述了美國的反應。他們背後的980噸垃圾,本該在壹個星期前就運往中國,然而現在,只能在回收站,安靜的囤著,並且越堆越高。

而最近的中美貿易戰上,美國還借題發揮,呼籲中國重新“收垃圾”,並不惜給中國扣上“違反WTO義務”的帽子。

誰生產,誰處理

如今看來,號稱世界文明中心的歐洲,和全世界發達的美國,壹邊高呼環保,壹邊卻產生著全世界相當比例的垃圾,而這些垃圾之前壹直運往中國。

這也難怪2017年5月,美國馬裏蘭大學的中國留學生楊舒平敢在畢業典禮上講,“當時在國內每天出門都要戴口罩,來了這邊(美國)才呼吸到又甜又新鮮空氣”。還說,“在走出機場的那壹刻,我感受到了自由。再也沒有霧來模糊我的眼鏡,再也沒有呼吸難受,再也沒有任何壓迫。”

那可不嘛,垃圾都運我們這來了,還每年去《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》投訴我們汙染環境,壹邊向中國出口垃圾,壹邊抨擊中國環境問題,真是啥都給他說完了。

如今,也該讓我們享受下清新甜美的空氣了,妳們的洋垃圾,留給妳們自己處理吧,we dont give it a shit~

逆襲!被妳遺忘的電子垃圾花樣重生

蘋果的新一代拆解機器人Daisy來了;打印機回收的墨粉可以用來鋪路了;廢棄的電子垃圾搖身變成3D打印機燈絲;成噸的電子廢棄物成為炫酷的藝術品……誰說,電子垃圾沒有用?

逆襲!被妳遺忘的電子垃圾花樣重生

一邊享受著科技帶來的便捷,一邊在技術叠代的浪潮裏讓環境為“消費升級”買單,這似乎已經成為電子產品不變的規律。但是很顯然,電子產品報廢後,因為回收和再利用效率過低,造成的資源浪費和汙染已經不容小覷。

按照最新公開的數據顯示,2017年全球電子垃圾產生量高達4470萬噸,回收率只有20%。剩下的8成電子垃圾被“遺忘”在了哪裏,又會造成多大範圍的水、土、氣破壞?

細思極恐,如今全球電子產品產業鏈已成規模,廢棄物處置體系卻遠未成熟。專家稱,價值數百億的材料被浪費,又可能需要投入更多進行環境修復,實在是雙重損失。

由此可見,電子垃圾資源化處置要提速,擴大電子垃圾可選擇的“重生”路徑是關鍵。

蘋果拆解機器人

前不久,蘋果公司才曝出實現100%可再生能源供電的消息。如今,蘋果公司的新拆解機器人Daisy也將投入使用。據悉,這是首款拆解機器人Liam的改良版,能夠拆卸九個版本的iPhone智能手機,並且分揀回收。

據蘋果方面稱,Daisy每小時能夠拆解的手機數量最高可達200部,高效精淮的分揀功能更是能幫助蘋果提高回收材料的利用價值。

墨粉鋪馬路

來自外媒的消息顯示,可再生硒鼓產品能夠回收墨粉,而澳大利亞當地壹家公司則用來制造“TonerPave”。這是壹種新的瀝青材料,用來鋪設馬路的同時還減少了排放量,越來越多的打印機公司開始參與墨粉回收,制作打印機碳粉瀝青。

不僅如此,回收來的打印機墨盒還被用來制作公園長椅,調色劑則制成筆和尺子,零部件制成花盆等產品。目前,澳大利亞已經成為全球人均電子垃圾生成率最低的國家。

廢物變燈絲

相信很多人都知道3D打印這個近年來新興的技術,3D打印機也逐漸走入了人們的視野。同樣是澳大利亞的壹個研究團隊,在微型工廠中,借助機器人和自動化技術成功將電子垃圾轉化成了3D打印機燈絲。

這個團隊致力於緩解電子垃圾帶來的環境汙染,目前擁有自主專利中心視覺識別程序,能夠精淮拆分電子垃圾,比如金屬合金、復合材料、陶瓷以及熱塑料性塑料等廢棄物。

垃圾中的雕塑藝術

變廢為寶的方式有很多種,制成炫酷的藝術品也未嘗不可。最近,名為Benjamin Von Wong的藝術家,因將近2噸的電子垃圾變成了超現實主義雕塑受到了廣泛關註。在達拉斯的倉庫中,Benjamin Von Wong與誌願者共同完成了制作,給參觀者帶來了強烈的震撼。

Benjamin Von Wong表示,希望這能讓人們重新認識電子垃圾。當然,這些藝術品在完成自己的宣傳使命後,又回到了戴爾,進入另壹段“重生”的旅程中。

回收處理舊電腦、投影機及音響喇叭設備

基道堂是一群學習以基督愛心對人對神的信徒,幷透過基道小學服務社群的機構,多謝基道堂齊齊爲爲環保出力!

協助位於油麻地的中華基督教會油麻地基道堂回收處理舊電腦、投影機及音響喇叭設備,基道堂是一群學習以基督愛心對人對神的信徒,幷透過基道小學服務社群的機構,多謝基道堂齊齊爲爲環保出力!